大奖娱乐888|客户端下载 > 文史

时光不老

陈宇 发布时间:2018-05-14 14:25:00来源: 西藏商报

2018年3月,收到一册厚厚的诗集。鲁院美女同学廖维从遥远的拉萨寄来的她的第二本诗集《西藏,蓝色的隐喻》。诗集封面作者署名仍然是她经常在《星星》《绿风》《西藏日报》《拉萨晚报》等报刊上发表作品时用的笔名:陌上千禾。望文生义,这也许就是廖维认为自己只不过是田野上面普通的一株植物而已的意思。

鲁院的另一个同学邹安音曾不止一次毫不客气地纠正过有些认为自己写作水平差的同学:上过鲁院的人,都是有两把刷子的,不要说自己不行。其实,我们那一届鲁院的同学很多都具有谦逊的美德。比如廖维,她将自己的一本诗集带到学校,很想与大家分享,但考虑到自己“写得撇”,迟迟不好意思送给大家。直到有一次,我和她交流时,她还弱弱地问我,哪个有书送我?我就半开玩笑地说,我可以送你,但只有一两本了。你带书没有,最好我们互相交换嘛?她才说有一本,不好意思拿出来。只是直到结业,离开学校了,还是没有得到她的书。原来她带的不多,等一旦和同学们熟识了,就给同学们“抢”走了。我们男、女同学的住宿楼隔得较远,自然让那些女同学近水楼台先得月,捷足先登了。

有人在离校前建了一个微信群。开始的时候,大家在群里,并大有抱成一团,不弃不离不下群的想法。有好长一段时间,一个二个成天都在群里来去,好像一天不进去报到心中就少了点什么似的。而女同学们更在里面叽叽喳喳,说个没完没了。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许是疲劳效应来了,也许是同学们都干“更重要”的事情去了,于是慢慢冷下来。现在,却是成了少数同学偶尔“汇报”写作成绩的平台了。而绝大多数同学,只是默默地关注,很少在里面发言。廖维的书出版后,也在里面通报说给大家寄书存念。从群里看,应者似乎也没有几个(不知道私聊的有多少了)。估计廖维还是给同学们都快递寄了的——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很好。因为同学之间,应该这样主动积极沟通交流。

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西藏作协副主席、《西藏文学》主编次仁罗布在《西藏,蓝色的隐喻》序言中介绍,“陌上千禾的诗作,读来文字轻柔,把情感掩藏在字里行间,给人一种温暖与安慰。她的诗歌如她本人一样,是真诚和透彻的”。认为陌上千禾和西藏以前有的诗人写作出“大气磅礴,激荡人心”的作品相比较,是在“表达着自己的情感和对生命的感慨”。少了一种大格局。其实历来的女性诗人,在真情书写方面也是不乏其人并卓有成绩的,比如冰心老人的《繁星》《春水》等,到现在已经有一百年左右的时间了,仍然“卖得动”,有读者。因此这些“不同格局”的写作表现手法,算得上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为表示尊重,廖维还专门在诗集的目录前面刊登了《良师益友话“隐喻”》,将谭五昌、毛梦溪、刘萱、陈跃军、李清荷等十个文化艺术领域的老师、朋友、同学等对诗人及《西藏,蓝色的隐喻》诗集的介评。方便了读者对文本全面、深入的阅读和了解。

廖维现在西藏工作,但她却是达州渠县人。我们同属川东。记得有一次不知是“五一”还是国庆节前夕,她联系说要到广安来转一转,最后却没有来成。具体原因好像是小孩重感冒了。写到这里,就想起自己曾经有一次到青城山去。给另一个同学王国平发了短信,结果让王国平和刘琳琳两个同学,在下班后驱车到镇上来相聚。在一两个小时相聚中,得知他们还是驱车近百公里赶来的,令我心中不安了好久——其实我这个人从内心里是很不愿意无论朋友还是同学为自己花时间费精力折腾的。因为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规律,一旦贸然去“介入”,势必会影响他们既定的作息时间。只是到了一个地方,不给他们“打招呼”,又担心事后知道了,被埋怨“不礼貌”——这可真是一篮茄子一篮豇豆——两难。不知道别人是如何来处理类似事情的。

《西藏,蓝色的隐喻》诗集选材比较宽泛,有些相关的内容还多次写到。这里仅是写同学友情的都有好几首。有一年重庆同学王元琼因车祸,夫妻两人不幸双双弃世。当另一个同学周鹏程将这个消息在群里发布后,大家都悲恸异常。大家纷纷用诗歌、散文等文字进行悼念,遥寄哀思。周鹏程更是借用平台,将王元琼夫妇的后事办得隆重风光。王元琼同学地下有知的话,肯定也会感概“不枉为同学一场了”。廖维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一气写了两首诗作《“情人”泪》和《生命是一场巨大的幻觉》。用她还算年轻却已“历经风雨,命运多舛”生命感悟对逝者进行悼念。

写到这里,才想起今天是2018年的五月一日。劳动节,在这劳动者本应该高兴的节日里,何必再去翻已经过去的“老黄历”呢。要紧的是好好地“活在当下”!还是以廖维在鲁院结业时写的一首诗歌来结束这篇“四不像”的文字,祝愿同学们节日快乐,过好每一天,同时文如泉涌,佳作不断。

我想,我是爱上你了

——写在鲁迅文学院第五届西南六省(市、区)青年作家班结业之际

我想,我是爱上你了

不然,绝不会误把月光当阳光

再回到那个亭子

想起那夜,打捞那颗掉在水里的星星

我想,我是爱上你了

不然,我不会穿过岁月的高原来到文字的盆地

同一些四月发芽的种子

在墨色的土地里深呼吸

我想,我是爱上你了

不然,我不会看了所谓的病

治了所谓的痛

缘了所谓的梦

在陌上千禾的红豆上留下一滴红尘

(责编: 李文治)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大奖娱乐888|客户端下载”或“大奖娱乐888|客户端下载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大奖娱乐888|客户端下载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